《踏破抄袭之境[穿书]》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soshuw.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oshuwu.com

无垢魔殿

作者:

步帘衣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卿卿如此多娇(重生) 暴君后宫的沙雕女配(穿书) 魔神狂妻:妖孽帝尊,太难撩 炮灰反派和绿茶大佬互演的日子 女配修仙中 先和绿茶女主分个手[快穿] 皇家儿媳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穿成炮灰配角的奶奶(快穿) 小宫女只想出宫逃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踏破抄袭之境[穿书] 搜书网(www.soshuw.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十六章

    修真界有四种魔:鬼魔、妖魔、人魔、境魔。

    前三种都好理解,鬼妖人都可修魔,至于境魔,就是魔气深重的一方天地幻化成的魔,万分罕见。

    如今魔界,是以妖魔居多,但以人魔为首——一统魔界的逍遥魔君,正是人魔。

    逍遥魔君本是秦府的小少爷,八岁时,秦府上下尽死于妖魔之手,而那妖魔,正是闲极无聊的上一任魔君。

    上任魔君岂会不知斩草除根的道理,他杀逍遥魔君前,却发现他根骨极为适合修道,上任魔君登时狂笑不止,想到个有趣主意,故意将这八岁男童掳到魔界修魔。

    跟逍遥魔君一起被掳的,还有秦府一个叫吴构的小童仆,据说当时,小童仆吴构冲上去要救被掳的逍遥魔君,虽是螳臂当车,却也十分忠勇。不料被上任魔君发现其是顶级炉鼎体质,就也一同掳回魔界养了起来。

    从那时起,已过十二年。

    逍遥魔君证明了自己不仅适合修道,还更适合修魔,逍遥魔君前年血刃了上任魔君,坐上了魔界之主的位置。

    而那位小童仆吴构,上任魔君在时已是极尽恩宠,如今逍遥魔君登顶,地位更是超然。众魔才知原来他是逍遥魔君的人,小童仆三字再无魔敢提,一律按他喜好,以“无垢仙人”尊称。

    此时,吴构正气得咬牙切齿,于是整个无垢魔殿的魔奴都战战兢兢,生怕被他找理由弄死。

    吴构气的是,他辛辛苦苦的布局,都给玄真教那个裴镜清做了嫁衣!他是穿书者,理当占据剧情先机,谁能告诉他,明明该是他抢先除掉原书男主的外挂师父,为什么反而是男主的外挂师父渔翁获利?!

    那么大一块羲和冰魄,若是按计划落入春池,通过魔门传送到他的无垢魔殿,被他吸收,不仅能让他变成真正无垢的【至清道体】,还能让他的容貌和身体变得更美更纯。

    可这一切,都叫裴镜清给毁了!

    此仇不报,他枉为穿书者!

    一个女魔捧着新沏的灵茶,跪在吴构面前,恭敬道:“仙人若有不顺心的,告诉魔君,魔君定会为您把不顺心都变成顺心。快喝口茶养颜消消气。”

    吴构听了这话,温柔一笑,神色天真无辜地问:“姐姐这话,是说吴构魔力低下,还又老又丑了么?”

    女魔吓得花容失色,刹那间匍匐于地:“贱奴绝对不敢有这个意思!您貌比神仙,魔力绝世,待我等贱奴都如此温柔善良,谁忍心如此诋毁您!”

    吴构故作疑惑:“姐姐说这么多吹捧我的虚言,是做什么?”

    女魔磕头:“贱奴说的都是真心话。”

    吴构却忽然提起:“姐姐似乎也伺候过上任魔君,当时比我还要得宠呢。”

    女魔简直魂飞魄散,接着磕头道:“贱奴只是上任魔君无聊时的消遣,怎么配说得宠两个字?只有您这样超凡脱俗的仙人之姿,才是两位魔君的挚爱!”

    吴构听满意了,轻蔑地看着那女魔不断磕头,等看满意了,才惊讶地说:“谁要姐姐磕头了?”

    女魔听出他似乎消气,赶紧停下,小心道:“是贱奴擅自揣测,自甘下贱。”

    吴构一声叹息:“真是可怜。下去吧。”

    女魔死里逃生,赶紧应声退下,刚走到门口,被一把魔火追上,活生生烧出声声惨叫,现出巨大的蝴蝶原型,转瞬间就烧成了一撮灰。

    吴构饶有兴致地看完了全过程,随后天真道:“这里是无垢魔殿,怎能有灰?”

    立刻有魔奴从阴影里钻出清理余灰。

    此时,逍遥魔君出现在殿门外,他惯常佩戴一个赤鬼面具。面具后的黑眸扫了一眼地上的灰,抬头看到吴构脸上故作惊喜的天真烂漫的神情,心中讥诮。

    虽然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包括他自己,可这吴构,真是彻头彻尾的烂人一个。

    吴构羞涩道:“魔君今日不忙么?”

    大人物说话,魔奴们都退出了魔殿。

    逍遥魔君平常道:“去玄真看了看。”

    吴构伤心道:“你故意这么气我,是不是还在意我拿走了那颗颠倒道心?我若没有它傍身,早就被上任魔君弄死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陪你?我知道你疑心重,就连我也难免被你猜忌,可我年幼时就为你挺身而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啊。”

    逍遥魔君真不知此人是脸大如盆,还是脑子天生有病,逍遥魔君信奉的是想要就去拿,拿不到是实力不济,怨不得人,怎么会还惦记颠倒道心?

    倒是吴构,前些年仗着在上任魔君那里受宠,求上任魔君,给逍遥魔君烙下了受制于吴构的奴标,这事吴构却从来不提。

    大概是心里知道,不敢触他逆鳞。

    因为这奴标十分歹毒,它的发作,全看吴构的心情,就算逍遥魔君没有做任何事,只要吴构喜欢,他可以凭这个奴标在瞬息间取逍遥魔君的命,也可以让逍遥魔君如有万蚁噬心,但就是死不了。

    虽然目前为止,这个奴标只发动过三次,但足以让逍遥魔君刻骨铭心。

    最毒的是,上任魔君临死前得意洋洋地告诉逍遥魔君,这个奴标魔界无人能除,是他研究出的至魔阴力。

    这等于就是告诉逍遥魔君,你一辈子都落在吴构这种烂人手里了。

    至于幼时相救……秦府从不苛待童仆,大冬天穿着件快裂成两半的衣服冲出来,“恰好”给上任魔君看见了炉鼎莲花胎记,逍遥魔君可真不敢领这份“挺身而出”。

    但他毕竟还身负奴标,只是冷淡道:“凡是背叛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闻言,吴构自然而然地把自己排除在外,露出两分幸灾乐祸,故作宽慰道:“这世上多得是小人伪君子,都是童仆,有我这样笨到保护小少爷不要命的,也有贪生怕死还好命被玄真捡回去当徒弟的。你也不必太在意了,杀了就是。”

    既然是原书男主的师叔,死了是最好的。

    逍遥魔君却道:“我在他身上种了魔,你可不要坏我修行大事。”

    魔在道心稳固的修士身上种魔,再以各种极致情况考验修士的道心,一旦修士被逼到道心崩溃,体内魔种就能将修士化为魔修,修士化魔的魔力比天地间的魔气还要精纯,到时候,魔将化魔修士吃掉、或是吸干魔力,都是大补。

    这叫道心魔种。*

    逍遥魔君已是魔君,是魔界至高修为,但若能吃到玄真修士化魔的魔气,说不定能成为传说中的魔王。

    闻言吴构一愣,一时后怕,一时又嫉又妒。

    后怕的是,幸好逍遥魔君没在自己身上种魔,他虽是魔修,因为有颠倒道心,身体却是道体。如果那样,他只能用奴标杀了逍遥魔君。

    嫉妒的是,他穿书后,为了舔到逍遥魔君付出了这么多,逍遥魔君不仅没有要痴迷于他的意思,竟然还在玄真修士身上种魔,这根本就是背叛!

    吴构决定离开魔界,去修真界。

    他要让逍遥魔君知道他的厉害,他能让万千修士百姓,都匍匐在他脚下。

    顺便,万一那玄真修士被他放出的高阶妖魔弄死了,可不能怪他。

    *

    祖师殿中。

    求援的高阶灵训符燃尽,孙七鹤看向燕太古,利落道:“你速去南疆,务必查出十三宗是如何得知镜清封于羲和冰魄,又是如何得知他执念。不能让妖魔将玄真耍弄于鼓掌之中!把镜清叫来。”

    燕太古看看仍跪在蒲团上的四师弟,向祖师爷一拜,退出了祖师殿。

    修道和学武一样,讲究“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尤其是修为步入中阶后,师父不会再处处管着你。毕竟各人道心不同,修行修到最后,都只能靠自己去悟。

    师父都不会处处管,师姐自然也不会。

    因此,孙七鹤没有料到林不语执念依然深重,进了祖师殿,从道法论到当年,一夜过去,竟还涉及到了林不语收秦磐为徒的事——秦磐是林不语算出的二师兄转世。

    孙七鹤忍着怒火,继续深究师弟执念:“秦磐的名字是你起的,姓秦。”

    林不语用金字辩解:秦磐虽是二师兄转世,我也确实算过天命,可我去找的路上,已醒悟到自己入执太深,只想见他一面。

    金字继续:我赶到时,他却被妖魔所害,奄奄一息,除非带回玄真,留在凡间,定然药石无医。

    金字再起一行:待秦磐醒来,我问他姓名,他说童仆没有名字,只叫石头。我想为他另取一个,他说小少爷待他很好,却被妖魔害死了,他想记着小少爷,想跟小少爷姓秦……我虽无故意,实有顺水推舟之心。

    金字又起一行:但师弟愿以道心起誓,这些年来,我从未将秦磐视为二师兄。他们太不一样。

    孙七鹤长叹,这又是,天命弄人。

    林不语最后写到:大师姐,我真的没有执迷不悟,我只是还放不下,也不想放下。我和小师弟,比你们小一圈,入门后,师父都是让你们带着。二师兄在我心里,就是第二个师父。

    写到这里,他写不下去,只得俯身一拜。

    同为渡劫修士,孙七鹤哪里察觉不出他落了泪。

    孙七鹤想起她二师弟秦莫言。

    秦莫言极有豪侠之气,丰神俊朗,貌如王孙,师父刚把他捡回来时,她以为这个师弟和她一样,是师父从哪个宗室拐回来的,结果却是个街上捡的小叫花子,让年幼的她为师弟心酸了好一阵。

    她与秦莫言、燕太古年纪相仿,性情也有些相似,都不是爱说笑的人,秦莫言给人的印象就是侠义,有不凌人的傲气。

    等师父捡了两个小的回来,或是他和林不语有缘分,秦莫言看林不语比小师弟还矮,非要叫林不语“小不点”,,把幼年的林不语气得直跳脚,再大笑着把林不语捞到肩上扛起来。

    后来林不语少年初长成,刚学相卜,习惯卜一卜每日平安,追着四个师兄姐弟殷殷嘱咐,“明日该从后山走”“记得下山时折一枝梨花带着”,秦莫言就故意跟他对着干,非要往相反地去做,回来还要说“你看,可见小不点的卦,算得不准”。

    结果到了大战那日,因为连算战机而十分虚弱的林不语,瞒着玄真众修,损寿数问天命,问的是秦莫言平安归来。

    可万一二师兄又跟他对着干怎么办?

    林不语思来想去,送别时,跟秦莫言说了相反的结果:“二师兄,记得从岭东走。”

    待噩耗传来,林不语抓着孙七鹤的手问:“大师姐,二师兄走的可是岭西?”

    孙七鹤不明所以,如实相告:“是岭东。”

    林不语当场心血逆流,险些身死道消。

    他明明问出了天命,却说反了话。

    而那个向来和他对着干的二师兄,这一次,却依言而行。

    何为天命?

    此为天命。

    若非如此,林不语不会在算出交出羲和冰魄与玄真命数相关时,偏执地去执行。

    回想过往再忆如今,孙七鹤闭目一叹。

    此时裴镜清进了祖师殿,问:“大师父找我?”

    孙七鹤记着要事:“给镜清看看。”

    裴镜清看着林不语运转修为,干回了医修本职,动用他的医修法器——诊命金丝,为裴镜清做了仔细检查。

    林不语惊讶发现裴镜清竟因羲和冰魄成了至清道体。

    至清道体,不染凡尘,邪毒难侵。一般而言,是修士渡劫后期大圆满才会出现的,能够得道的先兆。如今裴镜清得了,于修行有大益。

    幸好是因祸得福。

    林不语放下心来,轻拍大徒弟左肩,眼角仍红,却是温柔一笑。

    孙七鹤以神魂观照裴镜清识海,没有发现不妥,但她坚信玄真心法,万分抵触外力,因此只是严格叮嘱裴镜清,一定不可依赖外力修行。

    裴镜清本就与大师父观点一致,温言应道:“大师父放心,我有数。”

    孙七鹤从昨日就觉得,大徒弟破冰而出后,整个人越发沉静,原本毫无锋芒的剑意也有了锋芒,就好像这十年,裴镜清不是被封在冰里,而是寻得良师,出远门上课去了。

    或许是有什么奇遇。

    孙七鹤面容艳极生威,是很凌厉的美貌,但此时看着失而复得、十年不见的大徒弟,眉眼都变得温柔了一分,她已听林不语说过了剑阵之事,心中骄傲,本已太上忘情的渡劫剑修,向来利落,最厌烦一句话问两遍,此时却又问裴镜清:“说说昨日剑阵。”

    裴镜清乖乖把反求诸己剑阵的构想和效果都说了一遍。

    十年冰封,却没阻碍佳儿初长成,林不语和孙七鹤,都是又骄傲又心疼。

    但他们毕竟是渡劫期修士,不会太过陷于情绪。

    孙七鹤利落问:“有何打算?”

    裴镜清认真道:“知难行难,空想是毫无用处的,我是剑修,一步元婴,恰似半山楼阁,还需实战演练。或许魔门即将四开,若有求助,徒儿愿带小九下山历练。”

    该放手时须放手。

    孙七鹤看看左边,看看右边,利落下令:“林不语即刻上绝顶峰思过。镜清,你带秦磐、子鱼和凌云下山,前往紫烟宗降魔。”

    玉不琢,不成器。

    不入世,不能出世。

    不出世,不解执迷。

    林不语、裴镜清领命而出,一个上了绝顶峰,一个回了庭院。

    傍晚时,在道童们依依不舍的目送中,裴镜清带领三人登上云舟,往中原飞去。

    ※※※※※※※※※※※※※※※※※※※※

    *这个道心魔种是我魔改的版本,与点家各版本都不一样,不要套入。

    ——————————————

    *感谢在2021-01-10 16:36:14~2021-01-11 17:14: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座敷m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loverlees、: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道德标兵zzh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oshuw.com/book/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html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soshuw.com/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txt下载地址:https://www.soshuw.com/txt/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html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手机阅读:https://m.soshuwu.com/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无垢魔殿)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踏破抄袭之境[穿书]》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soshuwu.com)

上一章:第一卷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中原紫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