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破抄袭之境[穿书]》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soshuw.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oshuwu.com

一步踏入元婴

作者:

步帘衣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罗衣欲换更添香 反派拿了甜宠剧本(穿书)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穿成替嫁小炮灰 穿越兽世:兽夫很撩人 贵女三嫁 锦堂归燕 无情道师尊逼我生崽[穿书] 欺人太甚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踏破抄袭之境[穿书] 搜书网(www.soshuw.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十章

    十三宗上玄真教将羲和冰魄运走那天,无梦台上跪满了人。

    除玄真五子外,玄真教上下,包括外门居士道童,还有投奔来的妖修,共一百六十九名修士,全都跪地而拜,恳求四长老林不语收回成命。

    为首的两个,自然是裴镜清的师弟秦磐,和裴镜清的徒弟凌云。

    羲和冰魄已被运出地宫,正停在无梦台上,等待十三宗来人。

    林不语做决定时,没有送信给下山的师姐师兄。

    他根本没告诉任何人。

    玄真教修士们今日忽闻消息,先知道大师兄还活着,一阵狂喜,却紧接着得知,四长老要交出羲和冰魄填南疆春池的魔熔浆!

    这岂不是等于让大师兄送死?

    而且还是被魔熔浆烧化!

    这不仅让与大师兄朝夕相处过的居士道童们悲愤难抑,连与裴镜清素未谋面、可是听说脱胎换骨那事才前来投奔玄真的妖修们,都十分的不理解。

    此刻,山峰尖顶那么大的羲和冰魄,就停在无梦台上。

    他们能看到,冰魄中十年未见的大师兄裴镜清,他已从十六少年长成俊逸青年。正安然地立于冰魄中,仿佛下一刻就会醒来,像以往那样微笑着与每个人说话。

    凌云眼角通红,他本身眼瞳是极深的墨绿色,平日里不注意看,就与黑瞳无异,但在朗朗天光下,被通红眼角衬着,简直如狼眸一般。

    十三宗派来的修士们坐着巨船样式的云舟法宝而来,为首是一名蓝袍白须老者,他与林不语拱手说了几句,并不搭理旁人,径自与他带来的修士们共运修为,操纵灵气,将羲和冰魄移到巨船上。

    “师父的四师父,”凌云望着林不语,将头重重磕下,向来寡言的他声如泣血,“我愿前往南疆春池斩杀妖魔,誓死解除南疆之祸,求您收回成命,别交出师父。”

    青金石坚硬无比,他这么重地磕下去,霎时额头就裂了细细的血纹。

    秦磐牙根紧咬,亦是重重磕头,重复道:“师父,我也愿携教内修士前去南疆,求您收回成命!”

    其余玄真众修齐声哀求:“求四长老收回成命!”

    蓝袍白须老者嗤笑:“玄真弟子,竟如此不顾大义!”

    不少玄真修士对他怒目而视,但林不语释放出渡劫期医修的灵压,既使得那元婴期的老者立刻收声不敢多言,也使得玄真众修不敢造次,愤然低头。

    林不语向来面如白纸,他闷咳一声,咽下喉中鲜血,以灵气在空气中显出一行金字:南疆春池如今已是生灵涂炭,大义当前,凌云,你师父如何教你?

    凌云回想起还是狼崽时,裴镜清教他的道理,手攥得死紧,却只能垂下头,如实回答,一个字一个字从齿间逼出来:“师父教我,有先贤曾语……舍生,取义。”

    又一行金字:你要违背你师父教诲?

    凌云只得沉默。

    片刻后,凌云复又伏地而拜,话语间没了悲伤,只剩下定决心的沉静:“求您让我陪师父走。”

    林不语心间一叹,金字写出:去吧。

    秦磐立刻道:“我也要去!”

    林不语看他一眼,不再说话,身形一动,已经不在无梦台上。

    凌云沉默地上了那巨船灵器,秦磐一咬牙,也跟上去。

    巨船载着羲和冰魄化光而去,有道童失声痛哭:“大师兄!”

    林不语身在祖师殿中,听着无梦台上传来阵阵哀哭,双手紧紧握着他的白璧乾坤八卦盘,反复复盘,一时苦痛难言。

    他不愿送大徒弟去送死。

    也不愿坐视玄真教覆灭。

    天命说送出羲和冰魄,玄真教才有一线生机,究竟是天意弄人,还是天无绝人之路?

    白璧乾坤八卦盘一次次逆天而动,演算的却是同一盘死局,林不语心生执念,神魂越发不稳,一口血咳入口腔,他倒在盘前,冷不丁正对上他二师兄的牌位。

    林不语倏然一怔,像是忽然清醒过来。

    下一刻,他直赴南疆。

    *

    巨船还未行至南疆春池,就已经看到冲天而起的妖魔障气。

    再靠近些,就能看到原本灵泉万里、满栽花树的春池,此刻翻滚着万里魔熔浆,如同滔天火海,魔门不断在魔熔浆中显现,每次显现,都会爬出一只高阶妖魔。

    众多修士正与它们对战,然而妖魔源源不断,杀了又来,难免有一两只冲出包围,向凡间杀去,又必须分出战力去追击,每一位修士都疲乏不堪。

    此次浩劫,南疆各派都派出了战力高强的修士,共抗妖魔。

    秦磐被这苦战场景惊呆。

    蓝袍白须老者看他二人一眼,教训道:“可知道事态紧急了?若有他法,我等会上门讨要你们私藏的冰魄,与玄真教结仇?大义当前,不得不为罢了!”

    他说得一身正气,却夹带了私藏二字,秦磐不惯与人口舌之争,此刻也愤然辩驳:“羲和冰魄是我三师伯寻得,如何算是私藏?!”

    但凌云却是不发一语,直接拔出了他的剑。

    蓝袍白须老者脸色一变,虚张声势:“小子!你待如何?”

    凌云根本没在意老者,他身上凛然剑气已经冲天而起,虽只是金丹中期修为,剑气竟已与庞大的妖魔障气呈分庭抗礼之势!

    众修扔在胶着苦战,只见一名剑修从天而降,剑意道化三千,落地时,正气凛然的金光剑气向八方斩去,顷刻间,就将三只高阶妖魔斩于剑下。

    竟是一剑斩三魔!

    底下苦战的南疆修士中,有人认出他的剑气,高声喜道:“是玄真的凌云道长!”

    秦磐傲然地看那蓝袍白须老者一眼,也随凌云跃下,施展修为,为负伤的修士医治。

    蓝袍白须老者大大皱眉,眼神泄漏一瞬狠辣,立刻发出讯号,往春池方向抛去一道法阵玉符。

    底下即刻有个声音柔媚的十三宗修士配合道:“羲和冰魄来了!结阵!”

    十三名十三宗修士就如排练过一般,转瞬间就踩上对应的阵眼,同时发动法阵玉符,加上那老者刚才丢下的玉符,十四枚法阵玉符发出灵光,两两连成灵线,合纵连横,结成一个网状的缚魔阵,霎那间笼罩整个春池,将高阶妖魔们束缚在阵网中。

    这缚魔阵覆盖范围虽广,阵网灵线却十分纤细,怕是撑不过一时半刻。

    此时那声音柔媚的十三宗修士又喝道:“快将冰魄填入阵心,稳固阵网!”

    蓝袍白须老者即刻催动巨船灵器,将巨船倾覆颠倒,羲和冰魄便直直坠落,眼见着就要落入魔熔浆中!

    “小子尔敢!让开!”

    却闻蓝袍白须老者一声怒喝。

    原来是凌云闯入了缚魔阵阵心上方,输送自身灵气替代羲和冰魄,稳固阵网。同时他拼命催动修为,一手艰难地托住了羲和冰魄。

    凌云言简意赅:“不让。”

    两个字话音未落,竟有修士立刻运起灵器向他袭去。

    还好秦磐反应及时,拔剑上去为师侄分担,待将袭向凌云的灵器打落,他凝神一看,心底骇然。

    那灵器,是能遏制修士修为的神魂锁!

    凌云若被击中,会与羲和冰魄一起坠入魔熔浆!这是杀招!

    恰此时,那声音柔媚的修士放话道:“凌云道长,你若冥顽不灵,就不要怪我等不客气了!”

    凌云凛然道:“为何拦我?你们要将师父填入魔熔浆,是为救苍生,换我入魔熔浆斩杀妖魔,也是一样。”

    他不过金丹中期剑修,说这话,本该没有说服力,但底下众修刚才都见他出手,一剑斩三魔,知他确实不可小觑,无非是比用羲和冰魄更费时间,所以无人反驳。

    有些消息不畅的小门派南疆修士,在与高阶妖魔对战的间隙,疑惑地跟身边修士询问,他们都想知道,为什么明明说好的请玄真剑修来帮忙降魔,现在却成了填什么冰魄?冰魄竟然还有个修士?这不是杀人吗?

    而其他消息畅通些的、非十三宗的南疆修士,此刻的心情,则是惊愕非常,因为他们虽然同意了十三宗上玄真借羲和冰魄的主意,却完全不知道羲和冰魄里还冰封着一个人!那个人还是鼎鼎大名的玄真五子首徒!

    蓝袍白衣老者却对凌云的实力视若无睹,不屑道:“区区金丹剑修,为师徒私情,夸口这等大话!魔门已开,这么多高阶妖魔,源源不断,你要杀到何时?还不快让开!”

    那声音柔媚的修士插嘴:“凌云道长也是一片丹心,不如这样,就让凌云道长和他师父同入魔熔浆,玄真教私藏的羲和冰魄这么大,说不定等他斩尽妖魔,他的活死人师父还没被烧尽,若残存了躯干,也许还能救活呢?”

    站在阵眼上的十三名修士皆是哈哈大笑。

    其他修士,再迟钝都已察觉出情况不对,互相对视,却都不知该怎么办。

    凌云却答:“好。”

    他一言应下,竟是毫不迟疑,立刻与羲和冰魄同时坠入阵心!

    阵网中的高阶妖魔正因为被缚而暴怒,感应到有修士入阵,都如饿虎扑羊一般向他扑去。

    滔天的魔熔浆剧烈翻滚,凌云还要托着山峰尖顶那么大的羲和冰魄,刚入阵心,又被高阶妖魔四面夹击,一只高阶妖魔以魔熔浆背袭,滚烫的魔熔浆瞬间灼破他道袍,右肩至肩胛骨都是烫翻的血肉,如此死局,如此重伤,凌云竟一声不吭。

    蓝袍白衣老者与那声音柔媚的修士对视一眼,料想凌云撑不了多久。

    秦磐暗恨自己身为医修不善剑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师侄搏命,气得发抖。

    果然,有高阶妖魔袭向羲和冰魄,凌云在空中勉强移形换步,还是过于拼命催动修为,他又处于妖魔障气中,一时灵气难济,身形凝滞,竟向魔熔浆中栽去。

    “凌云!”秦磐痛呼。

    蓝袍白衣老者与那声音柔媚的修士勾起唇角。

    却不料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啊、看冰魄——”

    惊闻提醒,众修看向羲和冰魄,竟眼睁睁看见冰魄缩水,原本山峰尖顶那么大的冰魄,转瞬间,就只剩下薄薄冰壳。

    不待众修惊呼出声,冰壳中的人,自行破冰而出!

    裴镜清在识海中听到徒儿遭他人挟义欺负,再不控制神魂,识海灵气暴涨,重塑金丹,随后道心刻印,一举跨入金丹大圆满。然而这不是结束,裴镜清识海继续扩展,修为继续提高,一步踏入元婴初期!

    但牵挂徒弟的裴镜清却无半分欣喜,只顾神魂归体,瞬间就破冰而出,裴镜清甚至来不及催动海云纱,以灵敏的听觉配合以往锻炼出的灵气感应,一破冰而出,就发现此时凌云还差一丈就要落入魔熔浆,顿时怒不可遏,反手将冰壳打入春池,借力转身,及时赶到,于生死之际捞住凌云!

    猎猎风声中,听怀里的徒儿沙哑地唤了声“师父”。裴镜清又是后怕,又是心酸,真想立刻将这片魔熔浆剑斩冰封!

    但他此时身上灵气翻涌,在冲天的妖魔障气中直直劈出一道通天剑意,修为暴涨,引得空中劫云翻滚。

    这是修成元婴的雷劫。

    蓝袍白须老者的布局被毁,本已是恨意丛生,眼见金丹被毁的裴镜清竟然一出冰魄就直接踏入元婴,整张脸都扭曲起来,失声惊呼:“这、这怎可能!”

    然而事实却确实如此,裴镜清揽着凌云,顺手拿了凌云的剑,却没急着应对雷劫,而是先一剑斩向缚魔阵中的高阶妖魔与魔熔浆!然后才一剑斩向天空中的滚滚劫云!

    上一剑,高阶妖魔不等惨叫便被剑气夺命,落入魔熔浆中,眨眼间,火海般的魔熔浆就全部冻结,万里春池尽覆冰面!

    下一剑,数道劫雷轰然降下,与剑气相击,沛然灵气倏然荡尽妖魔障气,云开天霁,有古乐杳然,从重塑金丹直接踏入元婴!

    此时距裴镜清破冰而出,不过片刻。

    方才这里还是妖魔障气横生,魔熔浆万里翻腾,高阶妖魔群出肆虐,众修苦战的炼狱之景。

    此刻却已是云开天霁,天地间残余着雷劫后的沛然灵气,高阶妖魔尽斩,万里魔熔浆冰封。从苦战炼狱到这清新焕然之景,不过是裴镜清破冰而出的两剑之差。

    众修都惊骇到不敢言语。

    凌云道长强到像个怪物,没想到他师父金丹被毁、冰封十年,居然比他还怪物。

    重塑金丹,已经是逆天了。

    元婴剑修,能一剑斩尽妖魔、冻结魔熔浆,这又是何等怪物?或者该说这二位不愧是师徒?

    而裴镜清怀里的凌云,在昏迷前,却只是认真感受着师父变得有锋芒的剑意,想着:师父回来了。真好。

    ※※※※※※※※※※※※※※※※※※※※

    *感谢指出节奏把握不足,前章稍作修改,部分内容挪到这章~我会加油哒~

    *感谢在2021-01-04 00:22:06~2021-01-05 01:40: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座敷m子、树喵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luet 30瓶;茗水沉沉 10瓶;雪茶摘、白狐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oshuw.com/book/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html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soshuw.com/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txt下载地址:https://www.soshuw.com/txt/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html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手机阅读:https://m.soshuwu.com/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一步踏入元婴)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踏破抄袭之境[穿书]》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soshuwu.com)

上一章:主观能动地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大考—反求诸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