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破抄袭之境[穿书]》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soshuw.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oshuwu.com

裴镜清

作者:

步帘衣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将军长命百岁 将军夫人的零食铺 徒弟个个想造反 穿书自救指南 欺人太甚 被我渣过的狗皇帝重生了 官伎 她成了病娇君王的白月光 误惹高冷夫君:至尊驱魔师 快穿:哭包宿主又开演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踏破抄袭之境[穿书] 搜书网(www.soshuw.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一章

    昆华山,地处西北,灵气沛然。

    据传,玄真教初代祖师爷,路过昆华山时,感应到山中灵气,在这悟出玄真剑式,于是干脆不走了,在昆华山创立玄真教,修建了灵虚宫。

    既然初代祖师爷是剑修,凡是玄真弟子,不管以后想修什么,入门必须先学剑。

    修真好苗子本就不多,适合学剑的更少,玄真教收徒,还全靠路上随缘捡,所以玄真是出了名的人少。

    不过,门槛高也有好处,玄真教人虽然少,实力高强。

    有多强?

    修为境界有六: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渡劫期、得道飞升。

    境界越高,人数越少,修真界共有修士近万人,可渡劫期修士总共也就十来位。

    而玄真教现在的第四代掌教真人孙七鹤,和她四个师弟,全都是渡劫期修士,被修真界尊称为“玄真五子”。

    玄真实力之强,已无需多言,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宗门。

    在九年前的道魔大战中,玄真五子倾力对战妖魔,血战当先,甚至陨落了其中一位,说玄真是修真界赢得这场道魔大战的关键,并没有半点夸张。

    因此,玄真教一旦发生什么大事,修真界这种越修越独的地方,各宗派竟都反应迅速,简直是闻风而动。

    比如数年前,玄真五子收了个小瞎子当徒弟。

    玄真五子继承了玄真随缘收徒的传统,那还是他们第一次收徒弟,结果不但收了同一个徒弟,这徒弟还是个小瞎子。

    如此奇闻,惹得修真界很想一睹真面目,可玄真教还祖传护短,玄真五子护得紧,外面只知道小瞎子法号叫裴镜清。

    这些年,各门派人没见着,玄真五子的宠徒事迹却听了一大堆。

    一时是他们搜集百颗蜃灵珠,将这些无价宝珠炼成一条高阶灵器“海云纱”,帮助天生眼盲的裴镜清视物。

    一时是他们耗费修为,为裴镜清捡到的小狼崽开启灵智,还纵容裴镜清正经收狼崽为徒。

    ……桩桩件件,勾得人心痒。

    三日前,裴镜清十六岁修成金丹的消息一出,更了不得。

    六十岁修成金丹都足以夸耀天才,裴镜清十六岁就修成金丹,修真界根本是闻所未闻。

    这得是何等仙材?

    徒弟修成金丹,一般而言,师父会办个灵宴贺典,庆祝鼓励一番。

    于是,修真各宗派的灵讯符纷纷飞进了灵虚宫,在给裴镜清贺喜的同时,不约而同表达了对灵宴贺典的期待。

    他们都太想看看这个奇特的小瞎子了。

    *

    此时天光拂晓,被修真界集体好奇着的裴镜清,正在练剑。

    灵虚宫后殿遍植东海灵梨,常年花开,累压枝头,如云似雪。梨树掩映着一块厚土空地,就是玄真教的练剑之所。

    一名俊逸少年正演练着玄真剑式。

    他一招一式,有张有弛,如行云流水,匀展灵动,剑气极为清正,不仅清正,还令人心生亲近,到达了自然境界,但似乎欠缺锋芒。

    少年长发如墨,眼部缠着一条雪白的纱缎,遮住了他半张脸。

    他移步凌空,踏树根借力,一个拧腰回身,反劈剑锋,脑后白纱在空中一划而过,剑气却更快,霎时将厚土斩出一道尺余深壑。

    一套玄真剑式演练完毕,裴镜清徐徐收剑,调匀呼吸,才温和问:“可看清楚了?”

    旁观的有两个孩童和一头黑狼。

    黑狼四肢修长,体态英武,此时规规矩矩卧着,周身竟和修士一样有灵气流转,颈间束着编成粗股的柔软青绳,大尾巴拖地。

    它气势凛然,唯有一双望着少年的碧绿兽瞳带有几分温度,它认认真真看了演练,听到少年问话,立刻应了声:“呜!”

    少年夸奖它:“徒儿乖了。”

    黑狼的两只竖耳朵开心得往外张了张,要不是还有别人在,它都想摇尾巴。

    两个孩童中,男童年岁稍长,是裴镜清四师父前年捡回来的。他双手文绉绉地握着剑,钦佩地看着裴镜清,也乖巧应道:“看清楚了,有劳大师兄。”

    女童更小,是裴镜清大师父去年捡回来的。她还没到练剑的年纪,直勾勾看着空地旁的兵器架,视线都胶在一柄陌刀上。

    裴镜清目不能视,但一猜就猜到小师妹又馋刀了。

    他无奈摇头,引动灵气,树梢一朵梨花刹那落入他掌心。随后他侧耳辨音,判断方位,用灵气将梨花飞出去。

    正中脑门。

    梨花极轻,女童挠挠脑门才反应过来,严肃认错,奈何缺牙漏风:“吾错咯,大西兄。”

    她年纪太小,本也不强求她做练剑早课,裴镜清轻拿轻放:“今日多写一遍玄真心法。”

    “四,大西兄。”

    裴镜清不禁莞尔。

    男童好奇问:“大师兄,你现在的修为用海云纱,已经能看清小师妹的脑门了吗?”

    海云纱,就是裴镜清眼部所缠的雪白纱缎。

    它是裴镜清的三师父用百颗蜃灵珠炼成的高阶灵器,用来帮助天生眼盲的裴镜清视物。

    和其他灵器一样,海云纱需催动修为使用,修为越高,效果越好。

    现在裴镜清刚修成金丹,还是金丹前期,凭着海云纱,已能看清楚事物的轮廓。等他修到渡劫期,就能透过海云纱看清世界。

    但裴镜清却解释道:“并非如此,我是听小师妹的呼吸吐纳,以音辨位。我们玄真心法,讲究勤修苦练,最排斥依赖外力。大师父告诫过我,不可依赖海云纱。所以,平日里我很少用它。”

    平日里很少用?男童错愕:“大师兄,那你练剑时也不用?!”

    他一直以为大师兄是在海云纱的帮助下练剑,能大致看清周围情况,已经觉得是很厉害了,结果今日才知,那么精准的剑招衔接、踏树借力,可能全是盲打?

    裴镜清不知师弟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但还是耐心回答:“嗯,不用。”

    本来每天早上都看习惯了的剑招演练,这下子立刻厉害了十倍不止,不爱练剑的男童被大师兄的天才和努力激励,一时心潮澎湃。

    等两个孩童自去练习,名唤小九的黑狼才跑到裴镜清身边,乖乖地甩了甩尾巴。

    裴镜清伸手揉揉小九的脑袋。

    捡到这头狼崽时,裴镜清刚突破筑基。

    他筑基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缠上海云纱,虽然看东西像是雾月夜看花,连形状都看不太清,但已经足够让眼盲的他新鲜了。

    那一阵,他在灵虚宫中四处行走,什么都去摸摸看看,摸树摸墙摸叶子,结果不知不觉顺着林子走出灵虚宫,独自进了后山。

    他不想惹师父们担心,正要回头,却听见小兽孱弱的哀泣。

    当时裴镜清心头一悸,一边听音辨位,一边催动修为,努力透过海云纱视物,步履蹒跚地寻找,到快要耗尽修为的时候,才终于摸到那头小小的哀泣幼兽。

    幼兽饿坏了,没牙的嘴直吮裴镜清的衣袖,吮吸不到乳汁,委屈得乱扭。

    裴镜清又急地在附近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刚生产不久的母狼。

    他小心把幼兽送回窝,却没想到,立刻又被母狼用后腿踢了出来。

    等大师父找来,裴镜清才知道,原来手里的幼兽是只狼崽,它妈妈一窝生了九只,实在养不活,自然就把最孱弱的那只抛弃。大师父说物竞天择,母狼这么做是为了让其他狼崽活下去,既然有缘,如果裴镜清想养,就带回去吧。

    裴镜清用手指揉揉小黑狼的脑袋,把它带回了灵虚宫,起名叫小九。

    小九极通人性,尤其是开启灵智后,它不仅能听懂人言,还很喜欢看裴镜清修炼,裴镜清悄悄教它,竟教会了它引气入体,能似模似样地“打坐”。

    有时裴镜清看着小九心无旁骛的修炼模样,总觉得小九比自己更适合修道。可惜兽类修行先天不足,除非脱胎换骨,彻底变成人。

    小九从裴镜清那学的,自然是玄真心法,非玄真教弟子不可偷学,裴镜清带着小九去向师父们请罪,把玄真五子闹得哭笑不得,最后,他们不仅同意让裴镜清收小九为徒,甚至还将小九这个狼名,正儿八经地记上了玉笈。

    玄真五子对裴镜清有多爱护,可见一斑。

    想起与小九初遇之事,裴镜清又揉了揉狼崽脑袋,把狼崽开心得直呜呜。

    “大师兄,我来送灵讯符!”

    一个外门的小道童吭哧吭哧跑进来,抱了满怀的纸鹤形状的灵讯符,隔老远就开心地喊。

    小道童第一次轮到收发灵讯符的任务,还新鲜着,每次跑进灵虚宫都这么高兴。

    裴镜清认出声音,温声问:“是清原?”

    小道童更开心了:“是我!大师兄。”

    裴镜清莞尔:“那进屋吧。小九。”

    小九闻声站起,碧绿兽瞳关切地看着裴镜清,待裴镜清站好,就叼起绳头放入他手中,随后,狼身紧贴上裴镜清膝盖外侧,习以为常地为他引路。

    裴镜清安心地跟着黑狼向前走,虽然目盲,无论是跨过殿门,还是走上台阶,他的行止看上去都与常人无异。

    无论看多少次,小道童还是觉得奇妙,直盯着黑狼,一路跟进碧瓦殿,眼睛都还好奇地望着它。

    裴镜清出声提醒,小道童才回过神来,赧然将灵讯符排在桌上。

    师父们已经定下要为裴镜清办灵宴贺典,就在明日,这些灵讯符,大多是收到请帖后的客套,无需回复。

    小道童又拆开一张,念:“梅落门门主花子虚,恭贺玄真教……”

    裴镜清疑惑:“花子虚?”

    这名字从未听闻,却莫名让裴镜清觉得熟悉。

    更莫名其妙的是,听到名为花子虚的修士是一门之主,裴镜清心里突然就很别扭。

    好像他下意识认定叫“花子虚”的就不是好人。

    这可不对,裴镜清即刻自省,哪有用名字评判人好坏的道理?自己这是怎么了?

    小道童急忙停住:“大师兄,哪里不对么?”

    “只是耳熟,”裴镜清压下心头疑惑,宽慰小道童,“无妨,你接着念。”

    直到小道童离去,裴镜清还在思忖着自己的不对劲。

    外人纷纷恭喜他修成金丹,师父们也很高兴,但裴镜清心里清楚,他这金丹期修为,实在是镜花水月。

    裴镜清这颗金丹十分不稳,甚至隐约有掉落灵台之相。

    究其根本,裴镜清能修成金丹,只是靠他多年来的认真修炼和悟性,并不是他有多虔诚向道。

    问题就在这里。

    修为境界以金丹期为分水岭,修真界修士近万,其中能修成金丹的,不到四成。

    而金丹期的前期、中期、后期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会淘汰众多修士。

    从金丹前期修到中期,必须立道心。立道心,说白了就是你以后打算修什么。以剑修为例,剑修的道心一般是匡扶正义之类的信念,但也有像初代祖师爷那样纯粹以剑为道心的剑痴——只要那是你心神所向的坚定信仰,那就是你的道心。

    从金丹中期修到后期,必须道心稳固。也就是通过修行,对道心进行反复的诘问与反思,将道心完善成你所认为的真理,其实就是修真两个字中那个真字。

    元婴的修士,将道心修到大圆满,才能突破元婴。

    所以,能修到元婴期的修士,不到半成。

    立道心本身就很难了,对裴镜清来说,却不只是难的问题——裴镜清根本不信道,也不认为人能得道成仙。

    要他立道心,就等于去水中捞月。

    裴镜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从小爱问师父们各种问题,“怎么证明世上真的有神仙?”“如果有神仙,既然看上去还是人,为什么不算是人了?”“为什么说太上忘情才是得道?”诸如此类。

    玄真五子都感有趣,想方设法回答徒弟,但往往刚回答完,就又收到徒弟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更多问题。如此循环,他们又愁又乐,头发都掉了一大把。

    裴镜清一直没被说服,只是明白了师父们那里找不到他想要的答案,就不问了。

    他坚定得就像心中早有不可动摇的信仰,却又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

    然而他从小被师父们捡回灵虚宫,启蒙习字都用的是《道德经》,能去哪儿接触其他信仰?

    事出反常,必有妖。

    裴镜清再三推敲,依然困于迷雾。

    他总觉得空想是没有用的,要确定信仰,就必须去实践,去反复验证,有句话是……是什么来着?

    小九察觉他神情不属,跳上膝盖,用冰凉的鼻尖碰碰裴镜清的下巴,似乎是想安慰师父。

    裴镜清回过神,揉揉小九,才十六岁的少年,有模有样地端着师父的样子,温言安抚:“为师没事。”

    小九呜呜着点了下脑袋。

    裴镜清不禁莞尔,脱口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待我金丹稳固,带你下山游历可好?”

    等等。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这句话语出何处?

    他自小博闻强识,怎么会想不起来?

    不过……确实很有道理,与“知行合一”不谋而合,但知行合一也并不尽对……

    裴镜清忍不住继续推敲下去。

    此时,异变突生。

    他的识海忽然一阵剧痛。

    饶是裴镜清再要强,也被这剧痛逼出一声闷哼,急得小九不知如何是好,直舔他的脸颊。

    裴镜清以神魂观照识海,愕然发现,他那颗本就不稳的金丹,竟已掉下灵台,滴溜溜在识海静室中乱撞。

    接下来,识海中发生的事越发奇诡。

    他的灵台一寸寸崩裂、粉碎,最后竟只剩下一堆灰。

    但随着灵台崩裂,剧痛逐渐缓止,直到灵台彻底化灰,痛楚便完全停了。

    片刻间,他的识海成了废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此时,异变又起。

    那堆灵台碎成的灰,竟泛起灵光,自行漂浮起来,凝结到一处,最终聚成一座宝光流转的白玉井台,井口有清水如镜。

    “这是?”裴镜清喃喃自语。

    一个浑厚的老者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不见其人,只闻其声,重重叠叠答:“明镜台。”

    什么人?

    裴镜清张口欲问,却听那声音道:“你听。”

    听什么?

    裴镜清听到一段对话,是一男一女。

    女:“早叫你小心!说多少次了,我们现在营销出来这个热度,肯定被盯着的,撤热搜要多少钱你不会算?”

    男:“我怎么知道‘花子虚’这名字出自《金瓶M》?我看到姓花,觉得好听,小姑娘肯定喜欢,就把这炮灰名字挪给了男三用,谁TM知道裴镜清连炮灰名字都拽文啊!”

    女:“废话,他还是个大学语文讲师,你对着他抄都抄了这么久了,还不记得抄之前先百度检查一下?”

    男:“反正已经这样了。你买个热搜,让数据狗们帮我洗干净就好了。”

    女:“洗什么?”

    男:“……你什么意思?抄袭都能洗,都能营销成裴镜清碰瓷,这点小事不能洗?”

    女:“哼,你后面让男三黑化,我们再买热搜出来打脸,说是你本来就这么安排的。是你本来就学富五车,是裴镜清那个不要脸的又来碰瓷你热度。到时候,这就是黑子黑你的又一证据,正好虐一虐那帮数据狗,让她们为你再草一波数据,正好谈版权。”

    男:“哈哈哈,还是你聪明。”

    女:“那当然,你这个神,可是我一手捧出来的。”

    男:“呵呵,是是是,你和那些数据狗当然不一样,你是女王。”

    女:“哼,算你识相。”

    ……

    裴镜清听得恶心。

    明镜台水波涌动,前尘旧事纷至沓来,裴镜清神色一凛,只觉识海从未如此清明。

    他想起来了。

    他是裴镜清。

    大学语文讲师。

    仙侠文《仙山何处》的作者。

    被抄袭后,冒暴雨维权,不幸路过漏电电箱,已经死亡的,裴镜清。

    ※※※※※※※※※※※※※※※※※※※※

    *日更,求收藏,不要养肥我呀~

    *爽文节奏练习,欢迎留下评论建议(我认真的,理一理我)

    *下本预收《硬核改造亡夫[星际]》

    文案:

    黑暗哨兵的领头人查麒麟死了。

    据说,死在他前夫,向导联盟会长陆展的手里。里面水那很深。

    陆展的追求者,哨兵统领威廉颠儿颠儿帮陆展运了箱货,陆展打开一看,很满意。

    威廉看着箱子里的少年哨兵,装的人五人六调侃:怎么?前夫刚死就买小狼狗?

    陆展挑眉:谢谢,这就是我前夫。

    威廉好悬没给他气死。

    *

    查麒麟,向导联盟私自改造的人形兵器哨兵,由会长陆展亲自训练。

    他今年刚十八,已经确定了宏伟的人生目标:干死陆展。

    初步小目标打算在对战室完成,终极大目标打算在床上完成。

    然而晴天霹雳,他发现自己是陆展的亡夫代餐。

    ——都当代餐了为什么还不跟他睡?岂有此理!

    *

    事实证明,失忆了返童了的狗男人,还是狗男人。

    需要硬核改造。

    陆展拧着他狗脑袋往墙上撞,反手一把冷钢刀钉住当下三寸。

    查麒麟顿时蛋凉魂飞。

    战战兢兢抬头,望见陆展轻蔑一笑:就凭你?

    靠。

    那么气人那么漂亮。

    硬了。

    *

    前夫哥失忆少年体·人形兵器哨兵攻(查麒麟)

    狡黠痴情大美人·近战外交全能向导受(陆展)

    *1V1互宠,看似狼狗追夫,实则破镜重圆,攻会恢复记忆,威廉是炮灰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oshuw.com/book/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html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soshuw.com/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txt下载地址:https://www.soshuw.com/txt/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html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手机阅读:https://m.soshuwu.com/TaPoChaoXiZhiJingChuanShu/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裴镜清)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踏破抄袭之境[穿书]》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soshuwu.com)

上一章:全文阅读列表 踏破抄袭之境[穿书]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仙山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