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乡》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soshuw.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oshuwu.com

三十九铜管里吹尽春秋

作者:

卿楂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武林外传之名捕燕小六 求求你当个妖吧 修真狂少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打造人间仙朝 西游:从方寸山开始签到成圣 我是人间真无敌 逆天小霸王 我在镇魔狱偷偷炼气 乙木修仙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帝乡 搜书网(www.soshuw.com)”查找最新章节!
    清晨,太阳未出,天气阴沉。厚厚浊云弥漫天边。北风呜呜地吼叫,肆虐在逐鹿城的每一个街道,它仿佛是把把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人们严严实实的皮袄。天儿寒冷,就算现在正处于人流涌动高峰期的逐鹿城此刻街道也是只有稀稀拉拉的人。而留仙楼里虽很暖和,却也仅仅只有一愣头熟睡青年罢了。

    一脸安详睡意的吴迪趴在这已恢复如初华丽的留仙楼里。身旁是富丽堂皇的装修,嘴角上挂的是一条明显水痕,看着桌面上满是残留口水余香,吴公子昨晚做的梦可见一斑。

    一辆马车,停在了留仙楼的楼前。马儿不知是很识趣还是早已被训化,好似有灵性一般没有发出丝毫声响。浑浊的眼珠似有似无的看向前方,待第一缕微风拂过,车上的马夫下了马车,走进了这在两只石狮中央,头顶烫金大字的牌匾的留仙楼。

    小二显然也是做了好梦,不过他比吴迪识时务点,他知道早起。只是,他刚探出一只手,又被这寒风硬生生的劝退。自认不笨的他知道,这个天气没有人会来酒楼。窝在暖暖属于自己的天地里,他堵住了耳朵,闭上眼,甘愿做一场自欺欺人的梦。

    一身朴素衣的马夫站在这安静华贵的酒楼里,很是格格不入。他环顾了下四周,漆黑的目光嘴中锁定了发丝凋零,嚎嚎大睡的背影。他朝吴迪走了过去,每一步都很缓慢,有种无形优雅意。

    路不长,他走的很慢,楼外寒风凛冽,马夫附在吴迪耳畔,轻声呼唤:“少爷,该起了。”

    不知是他太看得起吴大公子,还是太看清自己,总之此声音着实有些清了。

    一声呼唤,马夫很有耐心的站在一旁等待。漆黑的眸子里是对这背影的希望,只可惜,这个希望换来的是长达快大半时辰的酣畅睡声。

    留仙里的小二未睡,留仙外的吴迪未醒。

    马夫摇摇头,心里不免有失望。一掌拍在桌,惊起声声不大不小的声响。

    在桌上的吴迪终于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睁开第一眼,他看到的是迷雾中的华丽,待揉揉眼,才注意到已站立良久的马夫。看到马夫第一眼时,他眼眸里是吃惊,过了几秒后,他才露出了惊慌。

    自己漏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嘴上残留昨晚梦里的香甜,惊慌后的他还是稳住了,堆笑的看着眼前的马夫,“小四哥,早啊。”

    跟随在齐临镇国公已有七八年的马夫小四深深看了一眼吴迪,这是他主人的子嗣,也是唯一的子嗣。他还是叹了一声,“少爷,大人交代给您的事情办妥了吗?”

    “办,办妥,办妥了。”吴迪点头微笑,看上去很是自信。

    “办妥就好,”马车小四半信半疑,无奈今日实在是赶。他看了看楼外的已有了人烟的街道,“大人还有些事要我去办,大约一个时辰我会来酒楼里接少爷,少爷务必要将人带到,别误了时辰。”

    “放心吧,小四哥!”吴迪很是猥琐,他站起身想拍拍马夫小四肩膀。手到一半,他注意到后者脸色不好,只得将悬在空中的手尴尬收回。轻嗯一下,他给了马夫小四一个肯定的眼神。

    小四又是一叹,走出了酒楼,不一会就驾着马车离开,留下一地漫天飘扬的尘土。在酒楼的吴迪趴在楼门口,待亲眼看马车已离去,这才擦了擦并未出汗的额角。

    心里满是慌乱,他不知不觉间已走出了酒楼。不知是他心凉还是天气真冷,身披千金狐裘的他竟会觉得丝丝寒冷弥漫在他的体内。

    街道上处处是冰凉,吴迪好少这么早起来过。从小他就知道,自己是无需早起之人,很是同情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衣着简单的人们,他欣赏他们眼里的嫉妒。享受着同时,他在街道上停住了,看了看这没有少人的街道,以及这已经被人群围了个里一圈外一圈的地方,吴迪心生疑惑。

    加快脚步,凑近一看,他直呼晦气。原来是这户人家昨晚死了男人,这寡妇大清早在门前哭丧。吴迪心里升起一丝气愤,头顶上是层层不知藏了多少雷霆的乌云,他忌讳这神雷,一阵唏嘘后他想走了。不过,走了几步的他,又折返了回来。

    无他,唯这寡妇生了一个面相俊秀的女人。吴迪看着这肤白貌美,脸上带泪的可爱美人,他懂了恻隐之心,心里感叹这天气甚好。

    “青天大老爷诶!大家快来看看我这可怜的寡妇和我这可怜的女儿啊。那可恨老东西就这么抛下我们母女两,孤苦伶仃,”老妇人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喊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她拉着与她一同跪在地上的女儿,哭着道:“可怜我这女儿唉!年轻轻轻就要抛头露面,家里既没有余钱也没有多余的粮食。实在无奈啊!才想来这唱唱曲儿,讨口饭吃诶!”

    老妇人哭丧卖惨的话语宛如寒冬里的一根火把,点亮了吴迪寒冷的内心。他喜笑颜开,这哪里什么死了男人的寡妇,明明就是他的贵人啊!嘴里嚷嚷着碎语,他硬生生挤进了人堆里。人堆里看热闹的人注意到了这身着华丽的公子哥,他们敢怒不敢言,又见此人面相猥琐,他们知道,此家女儿要遭罪了。

    他们相视一叹,摇摇头,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夫人可是会乐器?”吴迪站在原地,俯视着眼下这跪地的母女俩,大发慈悲的问道。

    “会的会的,”老妇人狠狠的点点头,见此人衣着华丽,心里不免乐开了话。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她笑得格外明媚,“大人可是要听曲子?”

    吴迪很嫌弃的看了一眼眼前这老妇人一眼,摆摆手,他的目光全在眼下这美丽动人的可怜美人身上,“我问的是,她可会?”

    老妇人是个知趣之人,她连忙拉起了自己的女儿,点头哈腰的道:“会的会的,小女自幼聪慧,无论什么乐器都会。”

    吴迪点点头,他的目光如饿狼般在这姑娘身上扫了扫去,好似摆在他眼前的不是一个动人姑娘,而是一盘美味可口的饭菜。至于老妇人说的话,他也不知有没有听得进去。吞了口口水,他淡淡的朝老妇人道:“跟我走吧。”

    “这……”老妇脸露为难神色,在吴迪不耐烦的表情下,她小心的问道:“不是大人是要我女儿去哪里?”

    “你这老妇,都让自己女儿如此抛头露面了,还怕什么!”吴迪没了耐心,大手一挥向张口就骂。无奈的是,这街道上也是有了些人,自认高人一等的他,还是决定给她母女俩留点颜面。他看了看老妇人,又看了看其身后的那可怜的姑娘,“家里人去世了,急着要一个会吹唢呐的,看你母女俩可怜这才给你们机会,放心吧,钱是不会少的。”

    说罢,吴迪迈腿做出一副随时要走的样子。老妇一看急了,赶忙拉着女儿给吴迪赔不是,还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女儿不该板着个脸。吴迪见了这老妇人这态度,顿时心生怒气,冷言冷语的打断了妇人,拉着他家女儿就走了。

    可怜这家女孩,像一张轻薄的纸一般,就这样硬生生被吴迪拉走了。寒风中,她回头看了看老妇一眼,嘴角挂着一丝得逞的笑容。而那老妇人也是淡淡一笑,打了打哈欠,与先前那委屈寡妇有了天然之别。

    挥手间,这街道处的原来走动的人群消失不见,走了几步,她身后的房子也不见了,又打了打哈欠,这老妇人变成了一婀娜多姿,眼带桃花的绝世美人。两只修好的狐耳多微微动了动,她轻轻笑得如四月天般。

    时间飞逝,转眼已到了早晨。过了几个时辰的逐鹿天上依旧是阴沉沉的,寒风卷着哀嚎,好似马上就会有一场暴雨突来般。

    今儿本是逐鹿茶会开始的日子,是众多年轻俊杰大展身手之日,是到底充满欢快的日子。只可惜,被这天气坏了气氛,更被街道上一群白衣给彻底打破。街道上,人们很自觉的分成两道,大家睁着疑惑眼睛,看着这浩浩荡荡披头带孝的人们,互相询问后,他们知道,是齐临国之人惦记那死去的八皇子。

    大家听后都颇为感动,嘴里念念着这八皇子生平定是个对待百姓极好之人。他们又怨这逐鹿书院之人没有心眼,偏偏要与人家出殡之日撞上,当真是晦气!

    在留仙楼顶层的张钱等人也是被这一群群身着异样服饰之人吸引。他们站在窗外,看着这过往的先行队。李长安突然喊了一声不对,随后他与张钱对视了一眼,在这人群里,有一个姑娘,不是说她长的如何奇形怪状,而是她手上此刻拿着一根铜管,这根铜管是张钱拿来的。

    他们不知道沈清文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在他们没来得及思考时,一声刺耳嘹亮声打破了整座城的寂静。它宛如上天派来的使者,惊醒了已沉睡良久的冬天。

    片片雪花从九天上诞下,与那撩人心弦,悲情离下的唢呐之声融合,听者无不感受良深,更有甚者,已眼眶红润。

    人们惊叹这年纪轻轻,身着单薄的女孩居然能唱出如此惊天之声。心欢,悲怜,心紧,唢呐声声,激荡逐鹿,像山里的瀑布,浩浩荡荡扑面而来,让人感慨万千。

    站在天空上的狐妖看着人群下的那吹着铜管的女孩,美目微垂。

    世人只知他歌的是悲曲

    其实,他沈清文,唱的是春秋啊

帝乡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oshuw.com/book/DiXiang0.html

帝乡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soshuw.com/DiXiang0/

帝乡txt下载地址:https://www.soshuw.com/txt/DiXiang0.html

帝乡手机阅读:https://m.soshuwu.com/DiXiang0/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三十九铜管里吹尽春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帝乡》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soshuwu.com)

上一章:三十八半夜倩影清凉意 帝乡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四十银丝上英魂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