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乡》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soshuw.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oshuwu.com

五十三世人知之为不知

作者:

卿楂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真路传奇 遮天 打造人间仙朝 西游之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玄清卫 武侠问道 万界之镇压诸天 神魔三国 巫在回归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帝乡 搜书网(www.soshuw.com)”查找最新章节!
    后半夜的逐鹿书院是安静的。三百六间房屋里,只得看的隐隐几盏灯光在这黑夜里跳动。

    外头寒风吹吹,带着许许寒意。

    里头赵牵挂坐在窗外,月光洒在他长袍上。他看着书院里立着的老树,季节入冬,这几棵上了年纪的老树倒比那些新绿来的顽强。

    赵牵挂淡淡一笑,他站了起来,对外头无人之地说了一声:“前辈既然来了,那就请上座吧。天不早了,别扰了学生,明儿他们还有课。”

    只听得一声冷哼,一阵狂风朝赵牵挂扑面而来,卷起了他有了白发的黑头。

    待发丝重归原处,这个房间里多了一个带着一斗笠,看不清面容,手里拿着一根无钩竹竿的男人。

    他就这样站在这里,窗外月光披在他的后背,多了几分神秘。

    见到这个男子,赵牵挂眼睛放大了些许。他赶忙道:“前辈今日突来寒院,真是让寒院蓬荜生辉。”

    他这话绝不是所谓客套话,要知道,眼前这个衣着邋遢之人,确实是个实实在在的成溪无极大宗师

    醉卧溪旁掉卧龙,这江湖人称钓鱼翁的男人,是全天下最有望登上那传说中乘海仙人之境的人选之一。

    这等人物突然来访,这更让赵牵挂心生不安之感。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聪明是远远不够的。就算你是个聪明绝顶之可遇不可求的妙才,人家一巴掌就能将你轻松拍死,你这样的妙才,又有何用呢。

    钓鱼翁并不在意赵牵挂的话,他在这不算大的书屋里走了一圈,东看看西碰碰的。最后,在这靠窗的位子他停住了脚步。

    在月光下可以看清,是个摆放整齐的棋盘。钓鱼翁轻摆手指,这书屋像是忽来了灵性。

    他一个眼神,棋盘动了。他走一步,椅子动了。他一屁股坐下,椅子刚好落在他屁股之上。他轻抬垂下眼皮,眼前棋盘已摆放清楚。

    而他的对面,是一张无人的椅子,椅子后站着眼神复杂的赵牵挂。

    他轻轻敲了敲棋盘,发出丝丝不算轻的脆声。赵牵挂老实的入了座,入座的那一刻,钓鱼翁一子已落在盘上,赵牵挂连忙追上一子。

    一子子落棋盘之清脆声落在这不大的书院里,声音连绵没有断续。

    屋外,月亮高挂,偶尔还有点凉风。

    屋内,棋局已定,赵牵挂拿子的手已颤抖得不成样子。他眼神空洞,低头看着棋盘,久久没有出声。

    钓鱼翁,早已没了身影。

    棋盘上,赵牵挂的黑子从头到尾都只是被钓鱼翁的白子牵着鼻子走。无论他做了多少努力都不能摆脱钓鱼翁所布下的局面。

    好似一娃娃碰上一壮汉般的无缚鸡之力。

    嘴角挂着笑容,赵牵挂突然大笑起来。笑声朗朗,颤人心田。大手一甩,大珠小珠落玉盘,黑子白子落在这书屋里,棋盘已折了半。

    赵牵挂将椅子正了正,坐在椅子上,闭眼等待。

    月辉朦胧,赵牵挂如一玉白雕塑,静静坐在这书屋内。

    他的拳,不知何时已紧握。

    天上星河汇聚,这逐鹿城的另一角,一身黑衣的顾胜王真与一身破烂的老乞坐在屋下,赏着美月,吹着凉风。两人同时一叹,真是好久没这么悠闲了。

    “今夜好美。”顾胜王望月感叹,黑衣映衬星辰之光,他朝身旁冷哼一声的老乞看了看。

    老乞不怎么想理他,他把头埋在天空之上。静静呆呆看了有一会,一会过后,他才淡淡的道:“这几年,你也是挺苦的吧。”

    “与将军的处境比起来,我这是天堂。”顾胜王摇摇头回答。

    老乞在夜色中笑了笑,打量打量自己这干枯身体,又指了指顾胜王,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苦,是这凡身身上的,这不算苦。而你顾胜王,收的是精神上的苦。我的苦是暂时的,你顾胜王的苦是一辈子的。”

    顾胜王不说话了,他也是不怎么想理这个老乞丐了。他看了看这无人的街道,大冬天的晚上来赏月,估计只有他俩这脑瓜不同与一般人才能干的出来的。

    街道另一旁传来打斗的声音,顾胜王与老乞丐都不怎么理会。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不说话。老乞丐着急了,顾胜王倒偷个乐呵。

    “顾胜王,你真是不得好死。”老乞丐憋了半天,忍不住的朝顾胜王一骂。

    顾胜王还是没有理他,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这可把老乞气坏了。他指着顾胜王就是一顿骂,从过往骂到现在,顾胜王淡淡一笑,大有一副君子不与小人相争论的风度。

    老乞丐知道了顾胜王的想法,他闭上了嘴。

    这个街道的骂街声,总算是暂时落下了帷幕。

    而也就在这时,街道一声颤抖,惊醒了快睡下去的老乞。一身老骨头都快被真坏了,老乞感觉这气息很熟悉。细品一番,心惊坏了,这是赵家的七绝步啊。他又指着顾胜王就是一顿骂,这顾胜王真不是个东西,好的那么多功夫不教,偏偏教少府主这等污秽之武。

    伴着这骂街声,顾胜王想解释,但心想这个老乞的性格,又懒得解释了。

    这个七绝步啊,顾胜王确实没有教沈清文,也没有能力教沈清文。自己都不曾会的功夫,若是跟这个老乞说了,按他这脾气,他定是会说这等简单功夫都还不会,有什么能力去教少府主,有什么能力说光复沈府,结尾再来上一句,顾胜王你真不是个东西。

    连骂什么的猜的出来的顾胜王绝不会做此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双手交叉在袖口里,脸上满是悠闲的神色,浑然不在意。

    骂了一阵的老乞也收了声。自己就算骂的再过瘾,也是一个人过瘾,这吵架啊,若另一个人不接着,乐趣就少了一半。再加上对方是顾胜王这等东西,乐趣应再减去一半。

    一声声剑鸣声传来,顾胜王脸上还是轻松神色。他似乎能见到这隔着一条街打斗的场景。老乞丐趴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他在梦里能见到沈清文出剑。

    就在顾胜王觉得此计已成,真打算收工时。一声铜锣声,惊醒了这熟睡的老乞。

    老乞与顾胜王对视一眼,顾胜王觉得这铜锣声可不一般,老乞却觉得这铜锣声甚是嘈杂。

    不过两人也是心生睡意,他们对沈清文很有信心,也不在去管这麻烦事情。

    老乞又趴在椅子上睡着了,顾胜王靠在椅子上,看着天,出着神。

    这该死的铜锣声啊,同样让坐了有一会的赵牵挂起了意。睁开眼,他最先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凝成拳的双手,淡淡叹了一声,手轻轻一松。

    他想出门透透风,刚开了门,便撞见一脸惊慌失措的兰书香。见到兰书香,赵牵挂意外又惊喜。在兰书香满是汗水的脸上摸了摸,他打量了好久,确认他是活的人之后,赵牵挂才放开了手。

    兰书香才懒得管这赵牵挂在打什么算盘,他拉着赵牵挂就进了书屋。大门一关,兰书香就朝赵牵挂诉说这一整晚发生的事情。

    兰书香有个毛病,就是人一急起来,说话就不利索。看的出,他是真的急,赵牵挂笑着让兰书香慢慢说。而心急如焚的兰书香怎会理会还不知轻重的赵牵挂,他竭尽全力,甚至动用了肢体语言。一边是十句听不懂一句的语言,一边是僵硬滑稽的动作,这可把赵牵挂给逗乐了。

    兰书香看着大笑的赵牵挂,急得快哭出的他连忙在这书屋里找着什么东西。

    兰书香是在赵牵挂写字台上停住的,他提起笔甚至都没坐下,急急撩撩写下整整半页纸。

    赵牵挂起了兴趣,又感到疑惑。他走近想看看这兰书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而就当他刚走近,这沈府遗孤四个大字就让他止了步。

    在夜色最为浓密的时候,他看完了兰书香写的东西,也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他的笑容早已淡去,站在窗前看着月的他,脸色不是很好看。

    与此同时,一身青衣的沈清文坐在留仙楼的屋顶上,同样看着这轮高挂的明月。

    风,吹起了他的青衣。狐九离,如这风般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她还是如往常一样,美貌性感间带着让人畏惧的大妖气息。沈清文看着这美貌狐妖,淡淡的开口:“九离姐,我今天又杀人了。”

    狐九离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她是活了百年的大妖。在她手上死去的妖也好,人也罢,数不胜数。不过被沈清文这一问,她也是好奇自己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感觉。

    “你知道吗,我不希望杀人的。但今天不同,那些人我不得不杀。”沈清文脑袋埋在双腿之间,狐九离睁大双眼,美眸中不可置信,这在逐鹿城一曲惊魂的沈清文,就在刚刚还处变不惊的沈清文,现在竟颤抖的如同迷路孩子一般。

    “我是真的不想杀人,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

    沈清文一直重复着这些话语,深邃的双眸里尽是迷茫。

    狐九离看着也是一阵难过。她伸出自己身后的白尾巴,将沈清文裹在中间,这样或许会让他好受一点。

    天幕星空璀璨,指向前方。

    大家都知道他是沈府遗孤,是沈府仅存的希望。知道他是个天才,早早便踏入了天井高手之列。

    可就是没有人知道

    沈清文还只是个孩子

    只是个刚刚十七岁的孩子啊

帝乡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oshuw.com/book/DiXiang0.html

帝乡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soshuw.com/DiXiang0/

帝乡txt下载地址:https://www.soshuw.com/txt/DiXiang0.html

帝乡手机阅读:https://m.soshuwu.com/DiXiang0/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五十三世人知之为不知)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帝乡》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soshuwu.com)

上一章:五十二长夜漫漫灯火颤 帝乡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五十四一座城百态人生